【看完《美國製造》還想回味的3個幽默片段】 | 編輯觀點 | 貝絲琪

《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片名很棒,遠比最初預設的《Mena》精準呈現出整體氛圍,劇中描述1980年代冷戰時期的美國以霸權促生了最狂機師巴瑞賽爾(Barry Seal);其宣傳了好一陣子的預告乍看會令人誤以為是動作片,實則是有著既定劇情的「真人真事改編」,湯姆克魯斯也以久違的「非英雄角色」展現全新的一面,並成功獲得好評。

AM7.jpg

遠比電影更加荒謬的真實世界
巴瑞賽爾有著傑出飛行表現卻不得不當個安逸的環球航空機師,頂多只能靠走私雪茄賺點小外快,片頭他趁著夜晚將自動駕駛改為手動就可看出他依舊渴望冒險;當中情局的崔佛找上他並搬出先進的航空器加以利誘,毫不意外的,賽爾很快就投靠了政府一方。隨即他遭逢一連串身不由己的選擇,急轉直下而後又苟延殘喘再重操舊業徜徉天際,在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下走私武器、運毒、洗錢等歹事做盡,憑著膽識與時勢賺進大把鈔票的同時,賽爾也漸漸走向身涉無數利益糾葛中早早注定了的死亡結局。

從這位機師近乎自傳式的劇情,影友得以一窺向來自恃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在當時扶持反共勢力玩弄政局之荒謬真相;當總統偕同夫人呼籲著國民要對毒品說不,揮舞正義旗幟的政府卻同時進行著武器與毒品之私售,充斥著滿滿的政治諷刺,隨意玩弄各國局勢的中情局崔佛呼風喚雨的歡快畫面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他還升官了!

AM5.jpg

穿插在腐敗與殘酷之間的幽默
巴瑞賽爾所經歷的事物實在太過荒唐,導演的呈現方式令本片不會因太多事實堆疊而沉悶,如他剛決定加入中情局(CIA)時回家報告妻子他要跳槽到IAC公司,妻子很快質疑:「公司聽起來就是假名字!」賽爾一臉驚訝:「咦?真的嗎?」諸如此類的笑點不少,緩和了些許緊張壓抑的氣氛,而有三個片段相信看過本片的影友都很難忘記。

AM4.jpg

場景一,與反共軍交手
巴瑞賽爾被麥德林毒梟半強迫地開始載運古柯鹼,由於跑道過短、貨運又重,已經有不少「前人」喪命,初次試飛時毒梟們在旁邊下賭注當娛樂;而當交易轉為更複雜些的將政府槍枝提供給反共軍,那些反共軍竟是對武器毫不在意,衝上來就朝巴瑞賽爾「洗劫」一番,襯托其瀟灑帥氣的Randolph飛官墨鏡也被搶下(在論壇還掀起一波詢問熱潮),令他忍不住去電向崔佛抗議:「我對局勢是不瞭解,但你確定沒找錯對象嗎?他們對我靴子的興趣遠大過於槍!」

AM2.jpg

場景二,圍捕巴瑞賽爾
當巴瑞賽爾得知自己成為中情局的棄子,想跟違禁品劃清界線已來不及,一堆執法單位陸續找上門──緝毒局、國安局等接連破門喊著「放下槍!」,這一幕超熱鬧,最後那聲「FBI!」令各路人馬只能「嘖」一聲悻悻然把到手的罪犯讓出。然而這位堪稱違法大滿貫的傢伙,甚至還悠哉跟大家聊著要送每人一輛豪華名車呢!

AM1.jpg

場景三,一切揭露之後的判決
當一樁樁違法行為曝光並進入法庭,法官判決惡貫滿盈的巴瑞賽爾應接受「社區服務1000小時」的懲罰,女檢察官忍不住氣得怒喊:「判三小!」這傳神的中文字幕翻譯讓人不禁大笑。
法官倒是冷靜地回覆再不安靜就要判她藐視法庭。當事者賽爾先是錯愕不已,盼能坐牢,最後也只能遮遮掩掩離開法院,開啟了社區服務時間之外的逃亡人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不讓知曉黑白兩道(或者說其實兩邊都是黑的)過多祕密的巴瑞賽爾坐牢,其實就等同是判了他死刑!

AM3.jpg

湯姆克魯斯詮釋的巴瑞賽爾與過去其他英雄角色截然不同,片中重點在於呈現整體情勢,對其個人情感與家人互動著墨不多,但不難看出他很寵愛妻小,性喜冒險、瞻前不顧後的性格刻劃也很足夠,雖然拍攝著自白影片揭露外人將會大感不可思議的內幕,卻總在說明時掛著回味無窮的微笑,令人感慨,恐怕真的只有美國這個國家才能製造出這麼瘋狂的局勢與人物了!
(圖/IMDb)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