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體兵器血肉對決──西村喜廣的cult片美學 | 風雲人物 | Kowen

2009年,台灣影迷望穿秋水,終於盼到高雄電影節端上東瀛名菜《東京殘酷警察》;不到一個月,台北金馬影展又帶來了《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若你是當年共襄盛舉的觀眾之一,必定對片中血肉橫飛、肢體畸變的重口味鏡頭,還有各種低級幽默的橋段印象深刻。

有些觀眾不能適應此類電影,認為低俗、噁心,毫無邏輯和意義;事實上,「惡搞」和「荒唐」正是導演西村喜廣特立獨行的標誌;他所創造的人物、影像風貌和劇情雖然粗糙不堪,卻都繽紛多彩、天馬行空又熱鬧搞笑,也是廣大影迷愛他成痴的原因。

cult-cinema.ru01.jpg

今日的西村喜廣,已足稱日本cult片或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film)的代表導演之一。初出茅廬的西村拍過一些獨立電影,也擅長燈光、美術、特效化妝和造型。後來他多次與驚悚片導演園子溫共事,其中較受人矚目的,是擔當2001年《自殺俱樂部》美術指導與2005年《紀子,出租中》的特效造型師的成果。過去他也曾多次加入cult片導演井口昇的劇組,就算現在他們依然經常合作。這些拍片經驗都深刻影響了西村後來的電影特質。

西村映造blog.livedoor.jp.jpg

直到2008年,西村拍了一部自編自導又自己軋上一角的《東京殘酷警察》,長征國內外共73個大小影展、電影節等,讓他的名聲如雷貫耳之後,乃以其特異風格開始橫行cult片界,不斷推出視覺感強烈的新作品。

製片組:這場又要噴?血漿預算超支啦!

西村對於噴血場面的熱愛是有目共睹,在他的作品裡隨處可見。然而他所用的血漿無論是色澤質地或噴發方式常常是假到不行(他也並不求真),只是一種惡趣味,偶爾竟還帶有一種異色的浪漫。

在《東京殘酷警察》裡,我們可以看見電車之狼遭武士刀斷臂,女主角留加一身和服,在血雨中打著油紙傘優雅離去。而在《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中有一場,夜裡鳥居前大「血」紛飛,吸血鬼女孩翩翩起舞,陶醉在鮮血的澆淋滋潤中,無視一旁剛被她咬斷頸動脈、正在噴血哀嚎的上班族大叔,還配上了唱著「Oh yeah~ I’m Falling in Love~」這樣歌詞的輕快音樂(小田原友洋 -〈Man Hunt〉),都是出乎意料地賞心悅目。

The Digital Fix 01.jpg

特效妝、三妝組:可以找外科醫生來嗎?

肢體的變異、破壞、重組、改造,也是西村的影像特色之一。如《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中由乙黑繪理飾演的哥德蘿莉塔高校生,在意外身亡後由科學家父親奪取他人四肢和器官,改造復活為科學怪人,渾身遍布縫合痕、螺絲釘,還有複雜的日式傳統妝髮,其造型據稱在每次開拍前就需要五位化妝師耗費六個小時去打理。

horror.wpengine.netdna-cdn.com.jpg

此外,還有像是《戰鬥少女:血之鐵假面傳說》身體突變的制服少女,《東京殘酷警察》的人體兵器女警、各種不成人形的改造人,《虎影》頭部長滿眼睛、翅膀由上百隻人手組成的怪物等等,這些千奇百怪的造型,令人匪夷所思、目不暇給。

對此,西村曾在《虎影》至中國宣傳受訪時回應:「這種造型在視覺上,無論前期劇本寫得多麼細緻,都比不上以實物形式呈現給觀眾更有衝擊力。」一直以來從事特效造型與化妝的經驗,賦予他和其他導演全然不同的視角與想像力。

攝影組:那個,我們到底在拍什麼片?

性感的女體是關鍵。西村既然偏愛斷肢與血漿,自然也不會吝於凸顯色情。在西村的電影裡,不難發現衣裝裸露、賣弄肉體的女性,她們不時在片中搔首弄姿,大跳令人出戲的豔舞,而鏡頭也刻意地迎合。《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中的保健室老師就是一個例子。

508.jpg

西村對於女高中生制服扮相似乎也情有獨鍾,在他的作品中,無論主角、配角或臨演,都可看見制服女學生的身影。她們時而性感,時而清純,還會忽然出現在廣告影像裡,俏皮地推銷割腕專用美工刀。在西村的鏡頭下,種種令人莞爾的女體意象拼貼起來,成了一幅後現代日本的社會想像、經驗與次文化圖像。

更有一些極端的例子,如《東京殘酷警察》一場地下酒吧裡的改造人秀,我們看見蝸牛眼、天狗鼻、縫合乳房、人肉座椅、變異女陰,鱷口下肢......這些由畸形女體衍生出的性暗示與性幻想,充斥在西村的片子裡,一再衝擊感官,挑戰觀眾對人體構造的想像限度。

740full-tokyo-gore-police-screenshot.jpg
 
演員:啊,不好意思,我又來了。

看西村的電影,常會認出幾個熟面孔,例如齊藤工、津田寬治、椎名英姬等。其中椎名英姬曾主演《東京殘酷警察》,也曾在《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中客串吸血鬼媽媽;後來再演出《地獄駛者》主角喜花的母親,又在《虎影》中飾演大反派女忍者東雲幻齋,可說是把西村的片場當自家廚房在跑。

JpejN.jpg

由於西村也和許多cult片、恐怖片導演交情甚篤,如井口昇、坂口拓,以及《咒怨》系列的清水崇等人,因此常可見到他們互相合作,可能是協同導演,或客串演出。

清水崇就曾在《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裡一身唐裝客串老師,教學生寫「咒怨」的漢字。在《虎影》,主角忍者夫婦正十萬火急趕路要援救孩子,清水崇又忽然從草叢跳出來,瘋言瘋語打亂整場戲的節奏,被主角吐槽:「他是《咒怨》的導演,別理他,走吧。」就這樣結束戲份。我們彷彿看到「第四面牆」倒下了,西村讓角色暫時跳脫電影框架,說出了觀眾的心聲。種種荒謬、搞怪,無視電影文法,敢於自我嘲弄,是西村電影的可愛之處。

導演:我想呈現日本特有的符號。

在過去的作品中,西村都大量展現了日本的傳統與流行文化元素,除前文提及的忍者文化、和服、油紙傘、水手服、電車之狼外,還有諷喻高壓升學主義下年輕學子自殺潮的「割腕社」、諧謔109烤肉妹流行文化的「黑人社」,以及不斷在其電影中再現的浮世繪、富士山、東京鐵塔、武士刀、日本國旗等。他本意不在深入探究,堆砌出的意象卻非常鮮明,而且富幽默感,易於咀嚼,能為不同民族文化的世人所理解和吸收。

69873804.jpg

西村在受訪時說:「我希望創作一部讓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忍者電影──並非一般正統的忍者電影,而是希望挑戰一下現代風。」這不但是他拍攝《虎影》的初衷,所稱的「非正統」,也恰是他從《東京殘酷警察》以來一貫的作風──惡搞、惡搞、再惡搞!「影」不驚人死不休!他的電影就像一朵世間罕有的豔毒之花,開在血肉腥臭的沃壤裡,誘人卻危險,端看觀眾是否願意親近了。




圖╱The Digital Fix、特殊メイク西村喜廣 - 映造日記(Livedoor官方部落格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專屬 APP 下載

電影滔客線上雜誌 - 全新 APP 2.0 上架

APP提供下載
電影滔客線上雜誌 App 2.0 已經正式上線囉!目前提供 Android 用戶下載 (iPhone的用戶要再等等呦!)。您只要點選此連結,即可立即安裝下載,掌握最新的電影訊息。

更多實用功能,我們也將陸續更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