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到不敢直視:《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是枝裕和藏刀於生活】 | 電影推薦 | 吳鳥

 
只知曉搬來的母子兩人
電影劇情改編自真實社會事件,述說一個過於浪漫的母親,對外謊報只有他跟一個兒子同住,其實還有三個小孩被隱瞞著,最小弟弟和妹妹居然還藏在皮箱裡。這位媽媽生下四個同母異父的兄弟姊妹,卻因追求幸福的想望,拋下這些無力生存的孩子們,投入下一個男人的懷抱。
 
而這四個小孩都沒有上學。
 
最大的孩子(由柳樂優彌飾演),明,個性平穩懂事,卻只有12歲。媽媽走了,他必須擔起一家重任。規劃金錢的使用,煮飯買菜,照顧其他三人的心思情緒,假裝媽媽寫信給弟妹給予慰藉,把知情的事實(媽媽不會回來了)掩蓋起來,努力當一個弟弟妹妹仰賴的「大人」(跟那位媽媽相比,可以說是比大人還更像大人了)。
 
 
但是,他卻找不到自己的出口。他想上學,想打棒球,想擁有正常的同儕關係,這些看似平凡就能簡單擁有的,對這些孩子而言是天大的追求。四個孩子的世界越來越小,只剩那間越來越髒亂的家,和彼此。
 
最小妹妹生日當天,媽媽依舊沒有回來,妹妹堅持要去車站等媽媽,所以哥哥明只好帶她去。不知是不是導演的用意,妹妹特地選了雙可愛的鞋子,穿了之後每踏一步就會發出「啾啾」聲,像在過於安靜的夜晚裡,暗自提醒著自己的存在。
 
 
只有兩個人知曉的清晨
劇情中的插曲是,明遇見了被霸凌的女高中生,女高中生的處境卻意外與這四個小孩非常相近,所以開始踏入四小孩的生活。
 
 
後來有次房東來要房租時,開門發現女高中生和大妹,房東記得這位房客媽媽曾說她只有位兒子。這時,房東應該就發現些什麼了?但她只問「你媽媽呢?」「你們是表兄妹吧?」幾句簡短的問句,在在勾勒出看似親切問候的冷漠。在那個凌亂、摻雜惡臭的空間,房東像是想撇除任何關係地站在門外,那樣安靜互相對看的雙眼,近乎無聲的呼吸,是最恐怖的忽視。或許可以衍生來說,社會冷酷忽視的情況。
 
所以無人知曉的最黑暗層面,是「知曉」了,卻裝作「無人知曉」。
 
在劇情後段,最小的妹妹摔下來死了,小孩們呆望。已經不知怎麼過下去的幾個小孩,以過於平靜的眼光,盯著五歲的妹妹漸漸死去。哥哥找出原本裝妹妹的皮箱,卻發現裝不進去,大妹一句「長大了」,是多麼安靜的沉痛。這些可以安心、慢慢長大的小孩,因為爸爸、媽媽還有社會的種種忽視,演變成這樣的慘況。
 
可是,這些留下來的小孩,對死亡的疑惑與自我處境的無奈,卻好像陽台那些用泡麵碗栽種的植物般,努力伸出觸角往外探,以堅強的毅力,在等待著某種希望。
 
(本文圖片皆來自影視圈圈)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