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季過客》用雙眼看見超越生死的明朗】 | 編輯觀點 | Kay

《雪季過客(Snow Cake)》講述一段陌生人間的生死故事,對比普通人對死亡的愧疚以及自閉症的開朗,呈現彼此依賴、彼此原諒的羈絆。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飾演的亞力士(Alex)是一個背負沉痛過去的男子,偶遇愛蜜莉漢普雪兒(Emily Hampshire) 飾演的薇薇安(Vivienne),在她半哄半迫之下建立了一段開心卻短暫的友誼。薇薇安在一場車禍意外不幸喪生,亞力士則帶著悲傷與內疚拜訪其母,也就是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所飾的琳達(Linda)。天生就有自閉症的琳達不但沒責備亞力士,還開朗面對女兒的死亡。保守且哀傷的亞力士想要「糾正」天真爽朗的琳達,卻在她的影響下慢慢接觸另一種面對死亡的態度與觀念,也許悲傷不是面對死者最好的辦法?

976bbcfilms.jpg

「你傷心也沒有用,薇薇安不會回來了。」以幽默輕盈的手法打破常規,《雪季過客》探討「死亡之後的餘下怎樣面對和生活」。亞力士和琳達是相反的存在,亞力士代表嚴謹拘束的自我,在現實中為死亡事件哀悼憂傷;琳達則是明朗豁達的超我,不費吹灰之力超越生死,用正面和寬容的態度送走死者。亞力士在他和琳達間的互動、吵架、拌嘴中,開始療傷自己的哀痛。琳達和亞力士玩不合理的遊戲,用不同的觀點爭論一件事,迫使亞力士敞開腦海和心房去理解琳達的世界。雖說亞力士是個漫遊流浪各地的人,他卻從總是待在同一個屋子、同一個後院、同一個小鎮上的琳達習得更多生活法則。一個人的超我就住在心裡和靈魂中,從未離開,只是能不能接受這麼個超我,請它帶領到更高的精神層次。

976bbcfilms1.jpg

我們常說眼睛是靈魂之窗,除了能替我們看到視野中的美景外,更深層隱晦的意思是幫助人們看清真相,意會事實,並有所領悟或理解。亞力士沒有一雙好眼睛,從片頭一開始搭飛機去加拿大時,鼻翼上的老氣眼鏡就是他的必備品。眼鏡是輔佐眼睛的幫手,讓模糊的視野/事實看清楚,眼鏡的選擇也透露了一個人的性格和特質。亞力士帶著最基本也最過時的眼鏡,隱隱顯露他中規中矩、實事求是的個性。當亞力士沒拿下眼鏡時,他是個保守舊念且困在過去的人,這樣的亞力士放不下薇薇安的死,也對琳達的豁達和天真感到不知所措。

當琳達摘下他的眼鏡並給他換上另一副時,亞力士終於放寬心地微笑。那副舊眼鏡侷限了亞力士的視野,使他困在死亡的悲傷和愧疚;當他戴上其他眼鏡時,感覺整個人就好像煥然一新。然而,亞力士還是對薇薇安深感內疚,因為他還是堅持自己的舊眼鏡,不肯放下。不過琳達無意間的舉止倒是深入了亞力士的內心,因為當亞力士去商店購物時,情不自禁在琳瑯滿目的眼鏡前佇足,連店員都忍不住過來選了一副推薦他。這麼多人想替亞力士放下心中的沉重,用新的視野及角度開拓他,亞力士說不定懂得其中道理,可是怎麼也無法順從這個意願。

bbcfilms1.jpg

直到最後,在和純真的琳達與他的父母相處後,在體會到對死亡的感官只在一念之間後,在接受薇薇安的離世並用另一種心態面對後,亞力士終於離開小鎮,在燦爛的暮光下換上一副墨鏡。顛覆原先死板守舊的模樣,亞力士捨棄了自己的舊觀念和愧疚感,用更樂觀更明亮的心境帶過死亡的悲傷。墨鏡的流行和酷炫彷彿薇薇安的龐克風格,亞力士承接了薇薇安曾給予過的歡笑和喜悅,眼前是一片璀璨的光明,亮到需要用墨鏡才睜得開眼睛。眼鏡是《雪季過客》中很重要的配件之一,述說亞力士的個性和經歷,體現他從原本的自己在掙扎中蛻變,最後看清了自己的內心,也接受了難受的事實。

bbcfilms2.jpg

《雪季過客》用亞力士和琳達對比出不同的生死觀,其中沒有誰對誰錯,卻供應了另一種方式和觀點來面對現實或死亡。以亞力士為例,用眼鏡代表著他的蛻變和成長,在途中慢慢接受悲痛,給自己個微笑的理由來正視問題,使自己的內在更加茁壯。本片以自閉症呈現人們本有的樂觀和正面,用死亡來強化這些特質的強大,看破人們被現實/世俗綁住的限制,使人們跨越限制往前進步。


圖片來源:BBC Films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