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文學視角觀《席勒》的愛慾情史】 | 編輯觀點 | Kay

傳記電影《席勒:死神與少女(Egon Schiele: Tod und Madchen)》拍的不只是奧地利知名畫家埃貢席勒(Egon Schiele)的生活,也是發揮哥德文學、拜倫式主人翁的陰鬱故事。導演強調了埃貢和其妹過於親暱的情誼;埃貢致命的俊俏所吸引的少女心;以及當他踩著這些少女登上成功後的突然墜落,處處都充斥著文學意涵和隱喻的手法。因此,《席勒》不再只是一部偉人傳記的描寫,同時也昇華為一齣哥德式文學套路的故事。
 
03.jpg
 
沒落貴族的兄妹亂倫?
貴族家庭的沒落一直是哥德文學裡常見的題材,從霍勒斯渥波爾(Horace Walpole)被譽為第一部哥德文學的《奧托蘭多城堡(The Castle of Otranto)》開始,貴族就不斷消逝。甚至近年來的電影《腥紅山莊(Crimson Peak)》、《救命解藥(A Cure of Wellness)》等都採用同樣的模式。席勒一家從片頭開始就因為父親死於梅毒而傾家蕩產,而諾亞薩維德拉(Noah Saavedra)飾演的埃貢席勒和Maresi Riegne飾演的葛蒂(Gerti Schiele)則因為互相依靠,兩人間產出一股極強的拉扯。葛蒂裸身在埃貢面前擔當模特兒時,兩人毫不忌諱的觸碰彼此,埃貢甚至跨坐在葛蒂身上打鬧,皆散發著對彼此的渴望和訴求。
 
於是,擔任旁觀者的觀眾有如驚悚大師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哥德短篇《厄舍府的沒落(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中的敘事者,看著古堡中受怪病詛咒的兄妹瀰漫出的親密,而且許多解讀也表示詛咒的發生很可能就是在影射這對兄妹有亂倫關係。當埃貢尋求其他女性當模特兒時,不時會剪接葛蒂憤怒、憂愁的特寫,而當葛蒂向埃貢之友尋求慰藉時,埃貢的忌妒和憤怒也會以特寫的方式穿插。即便兄妹倆周圍有其他角色,可是角色都在景框邊邊或是之外活動,鏡頭主要拍攝埃貢和葛蒂的特寫並交互剪接,形成強而有力的佔有關係和壓迫感。究竟兄妹倆對對方有沒有情愛之誼,只能說他們對彼此的需要已經甚過一般的親人。
 
04.jpg
 
神秘俊美的拜倫式吸血鬼
所謂哥德式的俊美,充滿暗色調、陰鬱的氣質、神秘讓人捉摸不定的吸引力。諾亞薩維德拉的黑髮、高瘦的形體、蒼白的肌膚等都符合哥德元素,而這類人物的進階版就是吸血鬼的化身。在女體流連忘返的埃貢就是名副其實的吸血鬼,含苞待放的女性見他一兩次面就被迷得團團轉,埃貢也毫無顧忌與他們來往、作畫。當這些女性受不了埃貢對畫作的癡迷與狂熱時,她們已經被榨乾到他的畫作裡。然而,埃貢也是拜倫式英雄(Byronic hero),即是一位「驕傲、內心苦痛和憤世忌俗的男人」。例如:哈姆雷特(Hamlet)、《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的希斯克里夫(Heathcliff)等,這類男人都讓女人愛到無可救藥,卻也愛得痛苦。所以女人對埃貢而言也只是工具,多少女人投懷送抱,就有多少作畫/做愛的機會。女人對於吸血鬼也一樣,吃乾抹淨後甚麼也不是,無論吸血鬼奪走的是血液還是貞操。
 
05.jpg
 
埃貢的魅力甚至影響到年幼的女孩,由於席勒雇用了數名十幾歲的少女擔任模特兒,也因此讓街訪鄰居顧忌。Fanny Berner飾演的塔媞亞娜(Tatjana von Mossig)還成為埃貢入獄的因由。不過塔媞亞娜一案絕對不僅僅只是旁人的指控,如果少女本人沒有釋放消息,怎會有人經手調查?塔媞亞娜第一次出現在影片中是在一個中景鏡頭,當時她看到Valerie Pachner飾演的威利諾依齊(Wally Neuzil)在埃貢家時臉色稍顯不悅,第二次出現是在她跑向威利抱住他時,她的臉部特寫從埃貢的懷裡狠狠一瞪威利,鏡頭的層次感將塔媞亞娜對埃貢的愛戀明顯化,使觀眾不得不懷疑埃貢的控告是否就是塔媞亞娜的手法,使用虛假的綁架迫使埃貢對她負責,但她萬萬沒想到埃貢的案子會導向入獄服刑,也就成不了她與埃貢的「婚事」。此時,觀眾也漸漸懷疑埃貢的嗜好,是因為年輕的女孩倒映了妹妹的影子,讓他喜好不已;還是因為身為處女之身、熱情活力的小女孩特別吸引吸血鬼?
 
01.jpg
 
走上毀滅的維多利亞天使
除了端莊姣好、行為規矩的葛蒂外,埃貢勾撘上Marie Jung飾演的伊迪絲漢斯(Edith Harms)與Elisabeth Umlauft飾演的艾德蕾漢斯(Adéle Harms),姐妹倆也是有教養、規矩好的女人。兩人都為埃貢傾心不已,艾德蕾甚至主動追求埃貢,可是埃貢後來娶了妹妹伊迪絲。影片沒有說明為何埃貢會選擇年紀較輕的伊迪絲,可能是埃貢對年輕女孩的喜好,也可能是看似含蓄的伊迪絲更能激起埃貢對她的興趣。艾德蕾或伊迪絲都是典型的「維多利亞天使」,以當時的社會風氣為驕傲,端莊守婦德、持家養小孩為優越。那年頭典型的好女孩卻大多落為不幸的下場,伊迪絲最後和腹中的孩子死於疾病,艾德蕾得不到喜歡的男人還失去唯一的妹妹,後來漢斯一家還得典當昂貴的珠寶到黑市買藥。漢斯家族的下場也體現出中產階級的沒落:看似人人嚮往的中產階級,虔誠規矩的新教家庭,最後卻人與財富雙失,無疑是19、20世紀的最大諷刺。
 
另一位對埃貢深具影響的就是威利。紀錄上關於威利的資料很少,但已知她曾是埃貢的師父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的模特兒,且很有可能也曾是克林姆的情人。師承克林姆的埃貢在師父的幫助下成為20世紀初相當重要的表現主義畫家,卻也在因緣際會下和威利有段情人般的關係。電影加深了埃貢和威利的情感,將威利描寫成一位有個性、無拘無束、觀念先進的女人。可是即便威利不同於其他女性,她最後仍在埃貢手上犧牲掉,因為在她內心深處,她是熱愛埃貢的。威利的內在仍存在著「天使情結」,看似讓情人揮霍自由、恣意妄為,心裡卻相信自己的力量可以留他在身邊。可惜威利的愛留不住埃貢,後來比伊迪絲更早死於病毒。
 
02.jpg
 
埃貢席勒的一生在《席勒:死神與少女》中視多麼讓人又憐又恨。許多女人成就埃貢的偉大畫作,這些女人卻成為畫作的祭品。埃貢貌似很愛這些女人,但他的舉止引發的是更多的妒忌。葛蒂妒忌埃貢的合作對象兼情人;情人無法接受埃貢另娶妻子;妻子無法接受埃貢喜愛作畫更甚於與她做愛。埃貢是很愛這些女人,尤其是她們在他畫中的樣子,他常描繪扭曲的人物和肢體,或許在他眼中這才是他對人的映象。他的愛太狂,女人招架不住,他只能狂愛畫,最後成為死神。
 
 
參考資料
〔1〕陳穎,〈古堡、瘋女、亂倫:《腥紅山莊》的哥德復興〉
〔2〕湯瑪斯.佛斯特 (Thomas C. Foster),《教你讀懂文學的27堂課(How to Read Literature Like a Professor)》
 
圖片來源
〔1〕佳映娛樂官方臉書
〔2〕MOVIE TIMES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