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聖約》最絕望的是再也無法進行溝通】 | 電影短評 | Cosmo

可曾想過最原始的恐懼是來自哪個年代的某個幻想情節? 若異型存在著知覺,人類該怎麼渡過異形所帶來的恐懼、瘟疫、邪惡、叛逆、快速進化,永不向人類妥協卻希望征服上帝沒有創造過的生物? 由開頭的緊張氣氛中,夾雜的彈奏鋼琴來暖和,「掌控」是如此的容易,心理卻極度混濁著原始叛逆,大衛反問韋蘭:「如果你創造我,那誰創造你?」,這一席對話,若不是在問說「需求與創造」到底是「個體」所要尋找的答案還是「總體」所該面對的答案,若都不是那麼希冀期盼追求答案,那麼毀滅即是「叛逆」,大衛在電影裡所要扮演的角色,大概就是在異形和人類科學家、軍人所組成的隊伍之間徘徊,扮演著更為重要的角色一環。


整部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給觀眾看看異形們所看的聖經,其實觀看的同時不需要太多的思考,也沒有出現太多特效,而光是幾幕血淋淋的場景就令人印象深刻,場面之浩大也比「惡靈古堡」來的更加驚悚,也許幾隻異形就能幹掉幾百隻殭屍且來得壯大,細微到肉眼無法看見,偷偷寄生在人類身上嗷嗷待哺,利用同伴的同情心來取得離開母體的機會,連殭屍也做不到這麼厲害的事,就知道這種莫名其妙的怪異帶給了探險隊伍多大的深沉絕境。


到了後半段,大衛與瓦特之間的對決時引用了雪萊的詩句,「見吾傑作,爾等能者,也得折服」,不能說「奴隸」、「愛情」怎麼會適當的搭配在一起,怎麼能用上帝的角度來看待這些不該存在的越矩,異形在殺了人之後,見到大衛前來專門滅殺,怎麼可能站的直直的如馬一樣被人類的口吻馴服? 見到奇異的奴性人類卻顯得更害怕,人類自認為可以掌控異形,卻又侷限在自身能力不足,以為探險可以找到一切所沒有的,認為這應當人類自己去創造,人類如出一轍的「思考能力」幾乎派不上用場,離下個目的地還有一大段行程,誰都不能保證任何人平安到達,也不知何時太空艙哪裡會突然出現一個小小的胚胎來毀滅這一切,最後在宇宙與星球之間從此灰飛煙滅。


圖\IMDb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