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來自生命的爆炸聲,《生存者》靜默下的驚滔駭浪】 | 編輯觀點 | Swimming

生存是不問是非、大力汲取所剩養分的空殼,還是大談夢想、用極度空洞填滿心臟的幽魂?生存,究竟有多難?


《生存者》集結超凡黃金卡司,細膩刻劃人格特質、以大量留白與少量對白直搗內心的想像空間如小品電影,但它不是;綺麗的夜空與大漠場景,帶出壯麗與不顧一切的氣勢如藝術大片,但它不是,相反的《生存者》是有些嗜血的,直直吞噬劇中人物的現實,與觀影的我們。以駭麗的方式探究生命,用劇本寫下短短一生的使命,用磅礡的劇情張力道出,生命再短,又何來生存的苦痛與掙扎;生命再長,又何其瞬逝得如此殘酷,當我們還在抉擇的邊緣,電影中的角色以奮力一擲告訴你,「生存,是不問選擇過程,只求這一刻走下去」。

screen-shot-2017-04-13-at-9-49-05-am.jpg
(圖 / IndieWire)

殘酷的是,求溫飽的方式,還是謊言下的貪婪?

布里吉人是殘暴的食人族群,以隨機獵殺荒漠中的外來者為食,為了生存趕盡殺絕,沒有過多的情感與需求,填飽肚子日復一日;安樂窩是自認追求均富、以保護免被獵殺的落單者為目標的聚落,為了夢想自甘墮落,太滿的情緒與貪婪,遊走虛實間日日夜夜。我們都畏懼下一刻被獵殺的是自己,還在仁義道德批判,那些不忍目睹的殺戮場面,或許只是因為,我們都忘了正視為了買賣剝奪人性的醜陋、大喊夢想榨取性靈的表面,最冷漠的,或許不是在刻骨的環境中食人生存,而是在優渥的環境裡推人入泥,前者生存、後者生活,這個選擇怎可相提比擬?
生存大多時候只有單純的定義,而生命卻賦予了多數不可抗拒的魅力,在生存與生命之間,我們以為選擇的是後者,然而在踐踏無數次人性、譜出一段段謊言之後,我們也不過是為了生存的食肉者。

d3c75b9e-d122.jpg
(圖 / FANDOM)

夢想空泛也好比內心空洞?

即便本部電影極具諷刺之意,但最大的諷刺可以說是「夢想」一詞了,聽在許多人耳裡有點刺耳,卻又不敢剖析的真正現實,電影以空泛的浮誇表現,卻成功擄獲一顆顆毫無目標的人心,旗鼓高喊的夢,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虛無,卻成為賴以生存的動力,很像,無頭蒼蠅的我們,在蒼海中逐一摸索、在腦海裡一次次構圖、在內心篤定的成形,到底夢想是什麼呢?是假想還是目標?有時候答案可能比想像中更傷,所以我們選擇繼續躲在「夢想」這塊華麗又誘人的招牌背後,跟著搖旗歡呼就可以了吧?

bad_batch_900x507_SD3_758_426_81_s_c1.jpg
(圖 / ALAMO)

唯有愛,生存才有價值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是俗套的道理,卻是自古以來難以改變的事實,電影中艾倫的選擇讓許多人不得諒解,但對於生存的意義卻又鮮明了一點,一個行屍走肉生命體,沒有目標、不帶情緒、一個人孤苦、看不見的生命價值,是活著?還是死去的?不在乎生命長短,還能再看見愛的能力是最大的渴求,對於隨時都可能消失的生命,已不再值得珍視,如果還需要努力,不外乎是為了另一個生命維繫著呼吸的勇氣,如果可以,餘生就這樣一直看著彼此,還能笑、還能吃、還能一起生存直到倒在彼此懷裡,或許這也就足夠了吧!對於艾倫,愛是值得搏命的氧氣;對於邁阿密人,愛是出走後的唯一救贖,不是特別喜歡隱士在電影中一段太過刻意的無聲建議給予的鋪陳,卻還是道盡了生存不為什麼,能找回你的唯有愛而已,迷失,就放膽去愛吧!
愛,既是氧氣,也是救贖,對不對?

1492156154_bad-batch.jpg
(圖 / ALAMO)

很難想像這般駭世奇幻的電影出自一位女導演,安娜莉莉阿米波爾之手,除了眾星加持的超強大演技,充滿寓世風格的綺麗表現更於威尼斯影展榮獲評審團的肯定,無論是屏息的運鏡方式、空間及角色上到位的美術設計、或是無對白的情緒刻劃,不僅考驗演員的生動演技,也一針見血的引人遐想,充滿身歷其境的音樂鋪張與血腥畫面恰到好處的違和感,在靜默中,看見生命的脆弱與堅強。在精英社會下的我們,你是生存者苟且偷生著?還是被征服下迷惘著?生存好難,你,真真實實的活著嗎?

The-Bad-Batch-3-620x306.jpg
(圖 / The Film Stage)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專屬 APP 下載

電影滔客線上雜誌 - 全新 APP 2.0 上架

APP提供下載
電影滔客線上雜誌 App 2.0 已經正式上線囉!目前提供 Android 用戶下載 (iPhone的用戶要再等等呦!)。您只要點選此連結,即可立即安裝下載,掌握最新的電影訊息。

更多實用功能,我們也將陸續更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