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台韓白色恐怖歷史重溫一遍的《正義辯護人》】 | 電影短評 | Benjamin Lai

韓國是台灣出口產業主要的外銷競爭對手,因此台灣人對韓國總是又愛又恨,尤其在體育競賽上,總是抱持的一股很想贏對方的心情,就是因為我們實在太像,超越對方就是超越自己。但如果回顧台韓兩地的歷史,你會發現沒有比韓國更像台灣的國家了。

《正義辯護人》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歷史劇情片,講的是 1980 年代,韓國白色恐怖期間的釜山讀書會案,是緊接在光州事件後,全斗煥軍政府為了穩定釜山,檢察官與警方羅織罪名,企圖讓無辜的大學生入罪,以收殺雞儆猴之效的案件。飾演律師主角宋佑碩的宋康昊,是 2017 年在台頗知名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男主角,如果你也喜歡《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那一定也不能錯過這部同樣類型的《正義辯護人》。

韓國勇於承認過去的錯誤,近年來經常挑戰敏感主題,因此《正義辯護人》這類歷史電影,在 2013 年就可以拍出,而台灣到現在卻都還看不到一部勇於挑戰台灣白色恐怖題材的好電影。

圖片來源:IMDB Byeon-ho-in


劇情簡介

故事男主角宋佑碩是一名律師,卻有著窮苦的過去,由於僅有高職學歷,因此沒機會找好的工作,曾經做工度日,連吃飯都要用賒帳的。但賒帳省下的錢卻沒有白費,終於考取了律師資格,也擔任過地方法官,紅極一時。

所謂的紅,並非代表宋佑碩就平步青雲了,反而因為整個司法體系都是首爾大學等菁英掌握,導致僅持有高職學歷的宋佑碩在司法界根本就被人瞧不起,於是乾脆就辭了法官,開啟民間房地產公證人事務所,因為剛好選對了職業、搭上的正確的時代,因此快速賺到了衣食無缺的高收入,也買了夢寐以求的房。

做工時賒帳的小餐館的老闆娘是他的恩人,因此他每天都去這裡吃飯,吃到事務所員工都膩了,他也不情願換。餐館老闆娘的兒子,是個俊美的大學生,放學後與同學組成讀書會,欣賞各國的文學作品,卻被警方無預警大動作逮捕,以思想叛亂的罪名起訴。

與《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相同的是,宋康昊演的還是那位「起初不斷批評大學生抗議毫無幫助,但後來竭盡全力站在第一線」的角色。在自己、家人不斷被恐嚇威脅的情況下,仍然義無反顧地為這些無辜的大學生辯護,雖然在那個年代,司法被政府一手掌控的情況下只能得到輕判而非無罪的判決,卻已經相當難得。


簡評

這部電影在劇情張力方面和鋪陳都相當到位,以一部真實歷史事件改編的電影來說,這是難能可貴的絕妙作品。但除了律師男主角以外,在角色刻畫上面稍嫌扁平而薄弱,壞警察、壞法官、好律師、好記者,這些都是一眼即可辨認的簡單安排,觀眾倒也是省了很多工夫去推敲琢磨。

前半段律師事務所的經營故事稍嫌冗長,但後半段的冤案平反與快節奏的法庭攻防非常精彩,也讓人深刻體悟到在那個嚴峻時代下的法律,經常脆弱得不堪一擊;卻在面對人民時,又堅硬得讓人喘不過氣。

如同前言所說的,台灣與韓國真的很像,自 1950 年代以來,即在冷戰氛圍下進入了長期的白色恐怖階段,凡一切對政府有威脅的事物,一率都抹紅為共產黨,在思想審查與控制下,只要有一點點的可能,就抓去嚴刑拷問、屈打成招,就算沒犯罪,也可能吃上牢飯,更有甚者,連性命都可能丟掉。

1980 年代是個偉大的年代,韓國與台灣都逐漸推翻獨裁政權,逐步摸索出民主的發展方向,連帶著經濟發展也相當快速。片中炒房的時代氛圍,也可以看到台灣曾作為亞洲四小龍時代的經濟榮景。

片中的宋佑碩律師其實就是盧武鉉,當年為大學生辯護、與獨裁政權抗爭,使得這位人權律師後來累積了大量人氣,後來當選了總統,卻在總統卸任後深陷索賄醜聞,這些發展都與台灣當年放棄高薪的海商法律師,為美麗島事件辯護的前總統陳水扁如出一徹,後來的發展也令人心有戚戚焉。

台灣近年來在經濟方面逐漸落後於韓國,其實就差在「團結」這兩個字。這些電影得以出現,表現出韓國人勇於承認歷史的錯誤,勇於反省當年獨裁政府濫權,重新檢討當年所造成的問題後,整個韓國社會團結起來,無論在電影與流行娛樂產業、體育競賽、經濟產業發展、以及政治影響力上,更加邁開大步前進。

如果想認識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正義辯護人》與《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就如同鏡子一般,照出那個歷史中、現實中存在的另一個自己。也希望台灣能盡快拍出這樣的電影,展現台灣勇敢承擔、反省錯誤的那一面,要讓歷史的傷口癒合,不是永遠掩蓋著不去解決,而是要把傷口切開,把病灶切除,唯有經過這樣的疼痛,傷口才能重新縫合,我們才能繼續往前邁進。

LiTV 本片連結:正義辯護人線上看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