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頭上的案頭本《女朋友。男朋友》】 | 電影短評 | SAM

《女朋友。男朋友》GF。BF - 楊雅喆 Gilles Yang 
 
《血觀音》為楊雅喆拿下金馬最大獎,可簡言之認定這是華語片2017之最,綜觀楊雅喆三部劇情長片,即便在技術層面有著顯著的成熟,卻是情感面最弱勢的,撇除劇情的煽動和與真實世界的對稱所形成的魅力,《血觀音》正如其名,艷紅血熱塗抹下,照無見一絲佛性。
 
女朋友。男朋友 (6)
 
楊雅喆說:「有一種劇本叫案頭本,永遠不會被演出來,血觀音就是。」在現今社會,它牽扯到的層面何者構成了問世的威脅?從鄉民比照劇情與台灣社會案件的合拍,它的裸露坦承和性的妖柔,似乎有一絲明白《血觀音》為何會是案頭本,畫面轉回金馬獎當天,楊雅喆在領獎時獨自拉起黃布條-「沒有人是局外人。」標準顯眼的紅字黃底,比封鎖線更堅決地要求人民解開自身的圍柵,闖踏社會現場。這黃布條,從楊雅喆坐在台下時就一直握在手上,他無疑是準備好的,也正是此布條說明了所謂「案頭本」的真正關鍵,同為楊雅喆電影慣見的母體-「政治。」
 
女朋友。男朋友 (3)
 
早些年,《女朋友。男朋友》假以愛情之實,樹案頭之名,充分反照了政治,包括教官、地下雜誌、野百合學運、社運人士進入政治圈後的社會化(王心仁),更巧妙地建構同性戀元素,讓現存社會同性戀的受壓迫與90年代民主意識的被打壓相互呼應。在愛我的和我愛的兩個情人間,三個人不斷迂迴、至此成長,莫非定律的無限擴張,當時的小孩都無法倖免,變成討厭的大人的模樣。《女朋友。男朋友》在一種可理解的劇情模式中,本文喪失了遠比它背景還吸引人的精彩,楊雅喆佈置的背景之所以有效地彰顯時代,除了政治歷史,還有音樂,<河堤上的傻瓜>、<苦海女神龍>、<美麗島>、甚至是原創歌曲<青春無敵>的演奏搭配片頭採玉蘭花的畫面,包軒鳴的攝影,在海角旋風後的國片成長史,是相當關鍵的環節。
 
女朋友。男朋友 (1)
 
回想《女朋友。男朋友》就是用〈家〉這首歌作尾,林美寶在鐵網前作勢趴越,一句:「良仔,再配我玩一把吧。」此時重疊的前奏喨噹響起,隨及羅大佑唱出「輕輕地愛你,輕輕地愛你,我的寶貝,我的寶貝」,畫面剪回陳忠良和兩個混血面孔寶貝,段落後,再接回王心仁、林美寶、陳忠良在林道間騎摩托車的無限,從高中一路來,不斷重整的三者,連到最末,都用雙胞胎刻意組合為數「仨」,這段畫面同時具備導演如神之手操控的預言和補語功能-以電影正確時間思考,林美寶一路超前的直奔正是她未來人生的寫照﹔但剪接把這段放在所有故事後頭,就形成一種吐語,反覆了王心仁和陳忠良再也追不到林美寶的她的逝世之實,《女朋友。男朋友》的選歌是自海角炫風後,最佳的原聲帶,也是國片必推之作。
 
女朋友。男朋友 (5)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影片來源:Youtube: Bugs Koh)


 
就愛看電影粉絲俱樂部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 → →  電影贈票資訊不遺漏,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點我觀看)   --  ( ・ω・)

我要留言